猫的故事(6)

时间:2014-05-21 来源:未知 点击:

猫猫在我2006年8月某日回陕西时带回。在陕西、西安、建国路的寒舍里,除了我,就是猫猫。除了可爱的小伴侣猫猫,就是我。

我和可爱的小猫猫相依为命。

世间的事就这么奇特,也可以说奇怪。陪伴我的不是儿子、儿媳、孙儿,更不是和我走过人生几十年里程的丈夫。他们哪里能陪伴我啊!儿子、媳妇不上班,生活当即发生问题;孙儿学习尚且紧张,连礼拜天都忙得不亦乐乎;丈夫呢?几十年前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现在,真可谓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。所以说只有这一只在我们前边失去了那只可爱的猫猫以后,出生以后二十多天就被主人遗弃的小猫猫了。

小猫猫不幸的是几乎在强行断奶之后没了性命,在深切思念死去猫猫的日子里,有幸将它抱养。

既然小猫猫拯救了我,就会用全部的生命和精力去养育它,呵护它。

我要从北京回老家,当然要把它带走,在切切依恋中与它同归。

到了火车站,我“机智勇敢”地逃过了安检的关口,与猫猫一同进入我们的卧铺车厢,我多么庆幸我和猫猫的运气。当然这一切都是我事先的“精心策化”的原因,我把特别幼小的猫猫装在一个十分小的笼子里,外边罩着几层塑料袋,我紧紧地抱着猛跑了进去,使它在车厢里人模猫样地卧在我的身后。当然这也要感谢我卧部对面的一位路遇的宽容和大度,他含笑着,默默地看着小猫猫。只是在快下火车的时候他说:“后边再来的人如果知道这儿一夜都睡了一只猫。就不想睡了”。我说:“我的猫猫打过四联的预防针,不会给人传染病的”。我的路遇再没有说什么,我知道他对我的带猫举动还有许多想说的话,当然还有忠告。我不敢和他再说猫猫的事了,只佯装着作着下车的准备。

通过一夜的颠簸,我和猫猫终于回到了家中,关起了家门,我们成了一统。在安定以后,我对小猫猫的“惊险人生”进行了回忆,一桩桩一件件,是那么艰难,又那么不幸中大幸。它妈妈的主人将它抛弃,它有缘份遇到了我。在十分孱弱的情况下,多亏了我的长子卢磐钓得的好几条大鱼。小猫猫有了得天独厚的补养,一天天长大长壮实。我的儿子有钓鱼的爱好,猫猫的生活就无形中有很大的保障。有朋友从远方来,一进门就惊呼道:“这是一条狗还是一只猫?”

我除了在北京日日给猫猫做上好的鱼肉窝头,还带了大量的鱼肉窝头回到西安,放在冰箱里让猫猫慢慢吃,久成习惯,习惯成了自然,猫猫非要好的鱼肉窝头才进食,我也非好的鱼肉窝头不放心喂它。当然,我会在鱼肉里边放上荞麦面、玉米面、土豆粉、蔬菜汁等等。

常言说得好,安居乐业,作为我来说何尝不是,作为猫猫来说更是如此,但是,苟活在人世间,谁可以安居?谁可以乐业?绝非我们这些无权、无势、无靠无依的人。我吧,虽说退休了,可以颐养天年,可是,每月那么点退休金,能养得住吗?闹点疾病,即使“西墙”残败了,也无东墙拆来弥补,只要有一点余气,都得想想办法谋个活路。在穷困的时候,我不由得想起了所积压的几种拙著,能换回来一些“金钱”。有了这种想法,就有了具体计划。我必须离开闹市西安,去甘肃、庆阳我的故乡,那里人对我的书情有独钟,只要推销各单位都会买一些,当然,免不了签名赠送一批。这种行动远在二十多年前就做了。想起来也可笑,自己把东西写了,千百次的修改,出版了,相当一部分又要自己苦苦地推销,这是一般孤傲的人做不到的“下作”之事,可我不这么看得严重。我把自己当作农夫,我耕耘,我下种,我除草,我施肥,当然,我要守望,我要收割。接着又把打碾的种子再播种,一路走来,一路抛撒,让它们种植在人们的脑际,盟芽在人们胸中,狂长在人们的心田里。从构思到推销,我不完全在乎金钱。把话说得远了,这些话不应该说在讲猫猫故事的情节之中,起码不该大讲特讲,现在言归正传。

在线客服系统